当前位置 : 优美句 > 故事会 > 童话故事 > 民间故事 > 红叶

红叶

更新时间:2024-04-16 12:35:16

我永远无法知道三百年前的江湖艺人红叶当时是怎么样的心情。那一刻,我站在河头城的后山上,遥想当年。多年以后,这个叫峰市的河头城已经沉没在汀江水底。我站立的地方只剩下残垣断壁,茅草疯长。我看到山下蜿蜒的汀江静静流淌,早已经没有了“上河三千,下河八百”的繁华景象。

红叶

红叶是江湖艺人,绳伎,名动诸边。

红叶,使人联想起秋天,十月金秋。这个时节,满山红叶似火,田野金黄。那时,红叶是最美丽的时候。

那天清晨,河头城码头人头攒拥,美丽的红叶已经在一根绳索上手持纸花伞婷婷袅袅地来回走了三趟,那媚眼,那身段,那惊险技艺,那万种风情,谁都会为之陶醉,赏钱如雨点落下。红叶看似漫不经心,实则明察秋毫。

红叶必须走下去,因为她看到了一叶轻舟顺汀江飘然而下,船头,站立着一位白衣飘飘的书生。

红叶打足精神表演,一系列的高难动作博得了阵阵喝彩。就在红叶要表演拿手好戏“飞凤在天”时,随着炸雷似的一个“赏”字,三枚铜钱联袂飞来,飒飒飒切断了绳索,红叶在半空中坠落。

众人定睛一看,立即四散开去。

来者何人?谱牒说:四乡八邻,皆称某某公为大善人焉,人或忘其姓名。其实,当时的老百姓当面称他是“张大善人”,背后却叫他“霸坑鸟”。“霸坑鸟”自然是禽中猛者,一鸟在坑,群鸟无声。

那时,张大善人说话了:“三脚猫功夫,也不看看地方!”

红叶泪花闪烁。

“所有行头,一概充公!”张大善人扔下了第二句话,转脚就走。

一群壮汉蜂拥而上。

“且慢!”一声断喝。

来人正是那位白衣飘飘玉树临风的读书人,气定神闲地站立在张大善人的面前。

张大善人纳闷了,敢在太岁头上动土,来头不小啊?于是,张大善人问道:“这位仁兄,有何贵干?”

“玉树临风”看着张大善人。

“玉树临风”的身旁,是一位精干的老仆,他递上了一张“名剌”。张大善人接过一看,严肃的脸上迅速堆上了笑容。他身边的一群好汉也立即笑容满面。

张大善人笑着说:“啊呀,您就是咱们客家大才子文风先生啊。令兄陈大人可好?您一定要为咱们这小地方留下墨宝哟。这真是巧喽,太巧喽。”

“玉树临风”淡淡一笑:“家兄是有点忙,兵部就是事多。”

张大善人连连点头:“尚书大人为国操劳,日理万机,日理万机!”

“玉树临风”说:“张大善人没有看塘报吗?西北又有战事了!”

张大善人说:“公子,您这是前往西北?”

“玉树临风”笑而不答。

老仆人说:“上京赶考。”

张大善人早听说这汀江仁义门的陈家三公子文才了得,是前科乡试解元。乡试是明清时逢子午卯酉年的全省秀才“统考”,考试通常在八月举行,因此又叫“秋闱”。乡试第一名称即为解元。

张大善人说:“陈公子,此番进京赶考,必定吉星高照,令乡梓山川增色。在下不才,口占一绝——”

“玉树临风”听到“一绝”,眉头动了一下。

张大善人没有觉察到“玉树临风”神情的变化,高声吟诵道:“日头一出暖洋洋,陈家公子上京城;京城有个金銮殿,陈家状元系头名。”

这打油诗不咋的,按客家话基本是押韵的,寓意好,是好兆头。“玉树临风”这次真的笑了,高兴地拍了一下张大善人的肩头,说:“张兄,好诗!好诗!”

张大善人高兴极了,得意地扫视四周,目光所及,众人振臂高呼:“好诗!张大善人,好诗!好诗!”

喊声经久不息后,终于停歇了。

“玉树临风”说:“张大善人,你看这位女子……”

张大善人朗声说:“听凭陈公子发落。”

红叶深深鞠躬,她说:“多谢公子相救,可否允许小女子随船同往汀州?”

“既然同路,有何不可?”说着,“玉树临风”又拍了拍张大善人的肩头,说:“大善人,谢了,小弟就此告辞,后会有期。”

多年以后,陈公子由翰林院编修出任汀州知府,和张大善人真是结下了不解之缘。这是后话,且按下不提。

在张大善人率领众人“高中状元”“荣归故里”的阵阵高呼声中,“玉树临风”一行走向码头,解缆行船了。

“玉树临风”此番“上京赶考”,是为会试。乡试次年,即丑、辰、未、戌年春季,由礼部主持各省举人及国子监监生在京城举行全国考试,又称“礼闱”、“春闱”。中式者为贡士,第一名称会元。贡士再经殿试,头名者即为状元。

“玉树临风”上得船来,取出一本书,客家名著,《梁野散记》,在船头正襟危坐阅读。江涛声声,两岸枫叶似火,芦花飞落。《梁野散记》正可解旅途寂寞。

“玉树临风”正读得津津有味,忽然闻得阵阵酒香。正要起身,老仆抱出一坛好酒,说是正宗的客家米酒“状元红”,也不知道是谁送上船来的。“玉树临风”又笑了,他说:“这个张大善人并非浪得虚名,是个有心人呐。”说着,又埋头看书了。老仆说:“三大坛子呢。” “玉树临风”挥了挥手,老仆退下了。

古志记载,从汀江河头城上行至上杭回龙滩百十公里水路,有险滩百十处,两岸悬崖峭壁,中流急湍。

船行江中,逆水而上,经虎跳滩、折滩、小池滩、马寨滩、穿针滩、大池滩、小沽滩、南蛇滩、新丰滩、长丰滩、大沽滩、砻钩滩,进入上杭城西,惊险曲折,非止一日。

在上杭县城歇息一日,又开船前行,过三潭滩、锅峰滩、小磴滩、大磴滩、七里滩、目忌滩、栖禾滩、白石滩、濯滩、乌鹆颈滩、龙滩,就到了回龙滩。

回龙滩至汀州,江面开阔,波平如镜,坦途在前。

船泊回龙滩的一处浅水边。此时,月上中天,江面水光接天,远村隐隐,时闻犬吠。

“玉树临风”问红叶:“能饮否?”

红叶点点头。

于是,他们对饮“状元红”,喝到月落西山,喝到三更鸡鸣。他们都醉了,歪斜躺在船头。江上秋风寒冷,“玉树临风”醉眼朦胧,将随身鹤氅披在了红叶身上,旋即呼呼睡去。

日出,“玉树临风”醒了,红叶无影无踪。“玉树临风”的那件鹤氅齐齐整整地叠放在船头,领口有什么物件特别晃眼。

您猜对了吗?是一片鲜艳欲滴的红叶。